对于头部内容创作者而言

2019-07-04 16:48栏目:游戏
TAG: 游戏

  年初,因为坐拥超466万粉丝被B站颁发“2018年最具人气奖”后,敖厂长并没有表现得非常开心。他通过微博表示:

  莫名其妙成了B站被关注最多的UP,说实话这种感觉特别不好,那之后就出现“这期节目不喜欢”“这种风格不想看”“又在水视频”的声音......真的心累,今年多做些自己真正想做的视频吧......等一个把我关注量超过的人帮我挡一下。

  两个月后,敖厂长正式将B站签名改成“因身体原因已处于半退休状态,更新随缘。”

  虽然敖厂长后续通过微博对重病传闻进行了辟谣,但他的确在视频创作上变得更为“佛系”了,他的粉丝增长速度也相应放缓,不久之后被LexBurner超越。他不再是B站粉丝数量最多的UP主。

  这样佛系的情绪表达其实早有预兆。早在2018年7月,敖厂长曾经在微博上发表过计划一两年内从游戏视频制作一线退出的打算,那个时候他刚刚完成《囧的呼唤》系列十周年特别篇。

  有些读者可能不了解敖厂长其人,他是国内游戏圈知名的视频UP主之一,从十年前开始更新游戏视频专栏《囧的呼唤》,2018年成为B站粉丝量最高的UP主,目前坐拥五百多万粉丝,视频累计播放量达到6.5亿。即便是在今年刻意“减产”后,他投稿的视频播放量大多都在两百万以上。

  对于国内游戏厂商而言,敖厂长也当属B站游戏区最重要的KOL之一,很多厂商此前都曾和敖厂长合作过推广视频。前不久,幻刃网络凤翔在腾讯游戏品鉴会的分享中也专门提到,敖厂长2016年发布的视频《国产独立游戏迎来春天》曾帮助《艾希》获得了不少玩家的关注。

  花近十年时间持续更新视频,终于成为B站头部UP主之后,却屡屡表达出想激流勇退的“佛系”想法,敖厂长这是怎么了?

  到今年为止,敖厂长《囧的呼唤》视频专栏已经持续更新了将近十一年。在敖厂长入行前后位于头部的几位原创娱乐视频制作者大都选择了转行:叫兽易小星创建了万合天宜转至幕后,老湿后来加入了万合天宜,女流在游戏直播领域风生水起....在这样的背景下,持续制作《囧的呼唤》系列视频长达十一年的敖厂长显得非常特殊。

  在此前媒体对敖厂长的采访中,敖厂长回顾了作为视频制作者在这近10年时间内的重要节点:第一个节点是将视频从百度贴吧带到优酷,使《囧的呼唤》系列视频拥有一个稳定的承载平台;第二个节点是《囧的呼唤》从第91期开始将视频风格转变游戏吐槽,敖厂长形容这个转变是“我成名的关键大事件”;第三个节点是登陆B站,进一步提升了受众面。

  在登陆B站之后,敖厂长逐步站稳脚跟,成为了B站粉丝影响力最大的UP主之一,视频创作顺应潮流是他成功的关键。《囧的呼唤》内容风格大体分为三个阶段:最初的视频内容是对游戏相关的素材进行恶搞再创作,从第91期开始转向游戏吐槽,再到大约161期前后,转变为对游戏发展史中某些有趣、冷门的产品或事件的考据和重现。

  在恶搞再创作和游戏吐槽这两个阶段,敖厂长的视频创作并未跳出前人的影子,但后期的考据向视频基本帮助敖厂长巩固了在B站游戏区的竞争壁垒。在考据过程中,敖厂长往往需要购买一些年代久远的游戏机、卡带去进行实机验证,这虽然增强了视频内容的竞争力,但也大大增加了视频的制作成本和制作难度。

  屡屡出现在视频中那位帮敖厂长购买各种稀有游戏机和卡带的“哥们”成为了粉丝中间的热门梗。为了避免误会,敖厂长后来特意解释“哥们”其实就是他自己。

  他曾吐槽过一款国产页游的宣传广告和实际游戏效果严重不符,后续因公关删稿一度被传言遭受死亡威胁,这件事情当时引发热议,甚至惊动了共青团中央。

  在制作考据视频的过程中,他也曾因“魂斗罗水下八关”、“雅达利寻剑”等视频文案中夸张的描述和噱头引发了广泛争议。不少玩家质疑敖厂长所谓的游戏考据只不过是对国外网站资料的汉化,缺乏自我的思考和推断。但早在2017年,敖厂长就表示他制作的考据向视频卖点不是独家的证据和考究,而是“验证传说的心动和探索过去的历程”。

  在媒体采访中,敖厂长也再度明确了他对考据视频的定位:他认为但凡涉及到“科普”和“考据”就很难纯粹表达原创内容,他制作的视频最重要的卖点不是考据信息本身,而是他个性化的视频文案和配音。

  谈及近10年最大的遗憾,敖厂长认为是“没挣太多钱”。视频制作后期的考据向视频尽管获得不少粉丝的好评,但并未给他带来足够的收益,他曾通过微博表示,“当初为了买设备和游戏花了很多钱,也被骗了很多钱,搞得吃饭都成问题,当时差点放弃制作原创视频。”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赚钱,但他认为自己“不善于经营”:相比其他UP主,他没有粉丝团,没有线下活动,也没有淘宝店,就连最重要的视频制作也很少与其他人合作,以至于大部分《囧的呼唤》片尾的制作名单里他身兼全职。

  他曾想过像其他UP主一样转型成为游戏实况主播,但不仅直播效果不佳,还拖累了视频产出效率,最终决定放弃。

  也许,正是因为过度聚焦于原创视频制作,在成为B站粉丝量最大的UP主之后,敖厂长迷失了。

  在宣布随缘更新之后,敖厂长并没有放慢更新视频的节奏。2019年上半年,他一共更新了18部视频,和前两年相比并没有明显的数量差距。(2017年和2018年全年他分别更新了41部和43部视频)

  不过,他尝试着在选题方向上做一些改变,希望《囧的呼唤》选题不再局限于沙雕内容,但视频之间点击量的明显差距又让他不得不妥协。

  他也在考虑短视频平台对传统视频内容的冲击,为此重新启用了西瓜视频账号,在7月初上线了一档新的系列节目《厂长来了》。

  和他在B站的主要栏目《囧的呼唤》不同,《厂长来了》时长只有3分多钟,内容以产品吐槽+行业思考组成,第一期吐槽了一款抄袭《炉石传说》的国产卡牌游戏《卧龙传说》,上线万次。仅就播放量来看,《厂长来了》似乎已经取得了初步成功,但是否能像《囧的呼唤》一样成为敖厂长的经典栏目,还有待时间的考验。

  除了敖厂长之外,芒果冰OL等B站游戏区UP主也在西瓜视频上线亿注册用户,DAU达到5千万的西瓜视频和B站的主要用户群体在地域分布、年轻层次等方面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异,原创视频内容创作者可以将视频上传两个平台,用拓展分发渠道的方式扩大受众影响力,也许还能获得额外的金钱收益。

  敖厂长曾在微博上调侃过UP主和主播跳槽平台后面临的困局,因此在成为B站粉丝量最高的UP主之后,他并没有选择离开B站,而是在一个用户属性区别明显的平台,面向不同的受众开创了一档独立的新节目。对于头部内容创作者而言,在平台允许的情况下,这或许是一个较为妥当的选择。

今日相关新闻

  • 以倡导S(Science-科学)、T(Technology-技术)、E(Enginee
  • Nicolas和卢阳则认为房地产科技已经成为资本投资
  • 一些大尺度的淫秽游戏随之登场
  • qwertyuiop
  • 至于该车的量产版上市时间